当西方哑剧遇上京剧丑角,六旬老人“还原”卓别林

产品暂时 浏览(1722)

中新网济南8月5日电 (赵晓)头戴小礼帽,身穿黑西服、大肥裤,内搭白衬衫、黑领结,嘴巴上方抹一撮小胡子,手拿拐杖,脚蹬大头鞋,济南六旬老人王桦在镜头前将喜剧大师卓别林的形象生动再现。这样的行头和妆容,他已经扮了大半生时间。

家住济南黄河岸边的王桦,隔三差五就以“卓别林”形象亮相街头,表演鸭子步等经典动作,诙谐演绎自编自导的哑剧小段子,给很多往来市民带来了茶余饭后的快乐。一个个看似简单的搞笑动作,背后却有着他连续38年钻研模仿的辛苦付出。

图为王桦在对着镜子模仿化卓别林的妆容。赵晓 摄

和常见的模仿卓别林表演不同,王桦吸收了中国京剧中的丑角元素,包括脸谱化妆以及面部吊眼、抖腔等动作。用他的话说,是从中国戏曲表演中汲取精华,融入到西方艺术中,是“西方哑剧+中国丑角”。

“很早以前我是一名魔术师,偶然间在露天电影上看到卓别林的形象,一下子就被他的扮相和动作吸引了。”王桦说,当时他就买了一身行头,穿上以后,身边人都说“像极了”,这个评价增加了他此后模仿的信心。

当时没有电视,为了观看更多卓别林的哑剧影片,边看边学,王桦常常在各村之间穿梭,跑数里路,追露天电影。后来,他又买光盘、录像带,重复观看学习。在王桦看来,模仿没有捷径,就是一遍遍看,反复琢磨卓别林的肢体语言和动作细节。学起来容易,但学精很难。

图为王桦在镜头前模仿喜剧大师卓别林。赵晓 摄

“卓别林最经典的动作就是鸭子步,这也最难模仿,走路时晃动的不仅是腿,还要调动全身。”王桦介绍,表演鸭子步时,脚上要反穿鞋,既有滑稽感,又能表现出夸张度,表情的控制和把握也非常关键。

王桦回忆说,“当时练半年后,觉得自己掌握了鸭子步;练上两年,又发现自己还不太会走;接着练了几年,感觉自己刚起步;直到练上10多年,才觉得自己真正学会了。”

绘画、作词作曲、乐器演奏、反串表演……王桦不断学习掌握其他艺术形式,并将这些融会贯通。赵晓 摄

至今王桦都对第一次登台模仿卓别林时的场景记忆犹新,那份激动的心情和台下不曾间断的掌声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不过喜剧表演也不能保证场场都完美,偶尔也有失场的时候,往往这时也最考验演员的功底和应变能力。

“有一次表演时掉了拐杖,还不能让观众看出来失误,我赶紧跳了几下,做几个动作,自然地把它捡起来。”王桦坦诚地说,有时表演动作太多,他也曾摔倒在舞台上,听到下面观众喊“倒好”。关键时刻,他沉住了气,站起来热烈鼓掌、和观众一起大笑,让观众以为所谓的摔倒是一次表演设计。

偶尔的小失误,处理好了,也能让现场效果更好,这需要不断地探究学习、总结经验。在舞台上,王桦有时也要在1秒钟内同时做10多个细微表情或肢体动作,下台后,身上的衣服经常被渗出的汗浸透。

图为王桦在画国画。赵晓 摄

对王桦来说,早期学魔术、模仿卓别林是出于爱好,是为了讨生活、赚钱养家,但他并不甘心仅仅停留在物质层面的追求,在之后的表演生涯中,他更看重的是精神层面的丰富、艺术素养的提高。

绘画、作词作曲、乐器演奏、反串表演……他像海绵一样,不断学习掌握其他艺术形式,并将这些融会贯通。

“我不希望自己从头到尾只是在模仿别人,而是想用自身所学、所积累的舞台经验,在模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。”王桦称,就像他把京剧中的丑角元素加入哑剧表演中一样,艺术是相通的,传统的内容也可以借助现代形式获得新生。

王桦经常到黄河岸边演绎自编自导的哑剧小段子,给往来市民带来了茶余饭后的快乐。赵晓 摄

令王桦颇为感慨的是,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追明星、追韩流,却对京剧戏曲等传统艺术提不起兴趣,对哑剧比较陌生,卓别林的形象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,被很多人淡忘。

有人曾问他,现在做这一行是否会有落魄感?王桦说,“艺术永不过时,经典始终是经典,增加新的元素,就能获得新人气,要一直坚持做下去。”同时,他也建议年轻一代多看经典影片,多接触传统艺术,从经久不晒的艺术作品中将能获得关于生活、关于创作等新启发。